必威体育app官网

一座绿城的“凤凰涅槃”

  绿城,是南宁的别称。地处亚热带的南宁位于北回归线以南,植被丰富,四季常青,鲜花不断,充满诗情画意。以“绿城”称代南宁,名副其实。然而,许多年轻人可能不知道——20世纪60年代,南宁还曾经有“凤凰城”的美称。在“凤凰城”转化为“绿城”的过程中,又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说起“凤凰城”的来由,那已经是20世纪60年代的事了。当时,南宁城里大多数街道的绿化树,种的都是凤凰木。其中,最经典的代表要数建政路了。

  建政路并不宽敞,两排凤凰木一夹,便遮天荫地。每到六七月间,凤凰花开满枝头。一眼望去,天空被花朵“烧”成一片艳红,犹如火光冲天。

  那时的我,还在南宁十四中学读初中。一大早背着书包沿建政路去上学,每每抬头仰望满街火红的壮观景象,脑海里便会蹦出在书里看到的“凤凰涅槃”这个词来。

  后来,成为记者的我总是抹不掉脑海里那一片“火红的印记”,便经常出入园林部门采访,请教有关南宁绿化的“前世今生”。

  在园林技术人员的记忆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狭窄的南宁城区仅有民生路、兴宁路等8条主要道路,城中路树全部加起来也不过200来棵。

  南宁市的大规模绿化,是从195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那年开始的。那一年,在南宁市朝阳路灯光球场召开了有2500多人参加的全市绿化造林誓师大会,提出“争取在5年内把南宁变为绿树成荫、果树成林、百花争妍城市”的目标,倡导人人种树、户户栽花,并将每年4月定为植树造林绿化月。

  满城绿树的南宁,得到过不少到访名人的赞赏。陈毅副总理20世纪50年代来邕视察时,欣然以“半城绿树半城楼”赞誉南宁城市风貌。这一名言流传至今,却已经有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出处。最近,网络上有人撰文,竟错误地将这一名言的“作者”指认为郭沫若。

  当然,郭沫若也确实曾经赋诗赞叹过南宁的绿化之美。那是1963年,为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5周年,郭沫若来到南宁,挥笔写下《南宁见闻》一诗:

  遗憾的是,郭沫若来南宁时,早已过了凤凰木的花期。否则,这位曾经创作《凤凰涅槃》的大文学家,不知道会以怎样激动人心的诗句来赞叹火红的“凤凰城”哩!

  据园林技术人员回忆,南宁的凤凰木是从湛江引进的。最盛时,市内30多条街道有29条全部种植凤凰木,总数达7000多棵。夏日里,满城红花犹如迎空飞舞的火凤凰。

  凡事都难得十全十美。凤凰木虽然美丽,却极爱招惹虫害。记得,凤凰木的“克星”名叫尺蠖。这种害虫在树上爬行时细长的身子一拱一伸,由此得到南宁人赠予的一个极形象的外号——驼背虫。

  由于成片种植,护理又不到位,一到花叶繁盛时驼背虫便爬满凤凰木枝头,并不时掉落到行人身上,令人十分讨厌。一些胆小的女士,甚至经常被吓得当街尖叫。

  凤凰木还有一个令人遗憾的特点,一到冬天,树叶便落得一干二净,枯干的树枝在空中扭曲伸展,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肃杀的北国。

  1975年冬至1976年春,一场持续时间超长的强劲寒流袭击邕城,满城凤凰木虽已高达20余米,长得十分粗壮,却依然没能逃脱被冻死的命运。

  吸取凤凰木的教训,南宁的绿化思路开始向“果化”转变。经过一番挑选,扁桃、木菠萝、芒果和人面果得到青睐,被列为“四大行道树”,在南宁街头大规模种植。媒体争先恐后向市民报喜:南宁街头将出现“伸手就摘果”的喜人景象!

  果,确实一度在南宁街道两旁挂满枝头。然而,好景不长。一场“白鸡”搅局引发的新闻事件,让南宁人对“果化”的热潮有了冷静思考。

  那是1998年6月的一天。当时,身为南国早报记者的我接到多位读者的热线电话,说近期南宁市区出现了许多身披白色棉絮状绒毛的飞蛾,密密麻麻附着在路树枝头、叶片上,让人看了心烦。其实,我自己也在家里阳台的盆栽花草上见到了这些腹部拖着一束束白色蜡丝的飞蛾。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蛾类?为什么会突然如此密集地出现在南宁?带着疑问,我对自治区植保总站专家孙鼐昌进行了专访。

  从孙鼐昌口中得知,这是一种名叫白蛾蜡蝉的害虫,俗名“白鸡”,分布于我国广东、广西、福建、台湾等省区,主要危害龙眼、荔枝、芒果、扁桃、柑橘、木菠萝等果树和庭院花卉。

  搞清楚“白鸡”的来历后,我脑海里突然蹦出这样一个问题:虽然广西正处于“白鸡”的分布地区之中,可是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在南宁城区很少见到它们的身影,今年却突然泛滥成灾呢?

  孙鼐昌听罢一拍桌子:“你提了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接着,他谈起植物学上一个普遍的生态现象——跟随效应。南宁市在打造绿城、营造“果化”环境的过程中,大量密集引种“白鸡”赖以生存的树种,平日里又缺乏对病虫害的预先防治,以致“白鸡”跟随而来……

  结束采访后,我撰写的《“白鸡”的警示》一文在《南国早报》见报。文中,通过专家对“白鸡”现象的深度分析与思考,提出南宁在绿化进程中必须强化科学思维,不能单纯追求视觉效应而忽略自然生态与环境保护。

  南宁的绿化之路,正是在这样的一次次灾害教训、一次次科学探索中变得越来越科学,越来越符合这座南疆城市的生态环境与人文韵味。

  遗憾告别凤凰木的建政路,在引种海红豆再次遭遇失败后,选择了耐水淹、树形美的香樟树。如今,不论夏日里骄阳似火,还是冬日里寒风凛冽,漫步于建政路,只见香樟林立,虬枝盘曲,一道独具南方韵味的绿色风景线始终与路人相伴而行。

  沿邕江蜿蜒的青环路边,沿路种植三角梅。每到三四月间,怒放的三角梅将道路一侧“烧”得通红。春风一吹,花瓣纷纷扬扬,在人行道上铺上一层厚厚的“花地毯”,美得环卫工人都不忍打扫。

  一路一树,一路一花,路路有景,月月花开。如今的南宁街头,榕树、樟树、木棉树遮天蔽日,黄槐、仪花、三角梅、火焰花、朱槿花、大花紫薇四季轮换,呈现五彩缤纷的绿化、美化景观。这座南疆生态绿城,当之无愧地获得了“国家森林城市”“国家生态园林城市”和“中国人居环境奖”等荣誉称号。

  令人惊喜的是,沿南宁青环路赏花的我意外地在人行道上与一排久违的凤凰木相遇。但愿,还有机会在邕城再次邂逅那曾经光耀南宁的美丽“火凤凰”!

上一篇:又见新兴路飘白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下一篇:没有了